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身居后位长达61年王政君是个怎样的女性

发布时间:2020-12-25 05:16:49 阅读: 来源:卷帘机厂家

身居后位长达61年,王政君是个怎样的女性?

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王政君的故事,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作为身居后位长达61年之久的王政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性呢?对于那个著名的篡汉者王莽,这个亲姑姑又是何种态度?叛逆是否是王氏家族的性格基因呢?本文试图从王政君的成长背景出发,分析其性格因素对西汉后期政局走向产生的影响。

一 家庭出身及成长环境

王政君(公元前71年-公元13年)是汉元帝刘奭皇后,汉成帝刘骜皇太后,汉平帝和哀帝时期的太皇太后。其身居后位时间长达61年,时间仅次于清朝的孝惠章皇后。

从成帝朝开始,身居太后位置的王政君不断扶植王家势力,一度造成外戚专权的局面,最终导致了王莽篡位。《汉书·外戚传》中对王政君的出身及家庭生活描写还是比较全面的,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地位出身

父族虽出自齐国贵族,但至王政君之父王禁时期已然没落,王禁只担任廷尉史(廷尉的属吏,秩二百石)这样的小官,官阶低微,不过,相比于之前的吕后,霍氏家族出身平民来看,王政君的出身还算属于中等以上。

二、成长环境

王禁虽然官职低微,但娶过好几个老婆,生了四女八男,儿女众多,王政君排行属于中间,并且其亲生母亲李氏因为嫉妒其他小妾因而与王晋离异,(这在封建伦理道德还未完全形成的西汉时期是合理的)可见,王政君在如此多的兄弟姐妹中间,再加上母亲离异的影响,王家不可能娇惯王政君,因此不会是跋扈、自私的性格,史载:王政君“婉顺得妇人道”可见王政君从小应该是较为温顺的。

三、个人经历

在王政君18岁入掖庭为家人子之前,曾被父亲两度许嫁外人,都因外人先死而未能婚配。父亲王禁因此为王政君占卜,占卜结果据说“当大贵,不可言”,她的父亲从此以后对王政君另眼相待,大加培育诗书、鼓琴等才艺,为进宫做了充分准备。

二 性格特征及表现

俗话说,任何人都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王政君也不例外,虽然史料并不多,但我们从她的经历中可以看出她的一些性格特点:

一、对内温柔慈爱,对外强悍跋扈

王政君的发迹是从当时位居太子的汉元帝刘奭所宠爱的司马良娣的死开始的,当时虽然刘奭并没有在意自己的母亲为自己挑选的五位家人子(低等婢女),但由于“政君坐近太子,又独衣绛缘诸于”因此受到长御和皇后的关注,特此将王政君献给了刘奭,可见王政君打扮得体、比较有亲和力,符合当时统治者的眼光。

后汉元帝登基,因为宠幸傅昭仪和其子定陶共王,欲立共王而废王政君所生太子刘骜,也最终因为侍中史丹的进谏和王政君“素来谨慎”、太子又是宣帝所爱而打消了废立的念头,可见,王政君在当时父族势单力薄的情况之下,由于自身谨言慎行和朝臣的拥护,最终保住了自己的地位。

其子汉成帝继位之后,王政君因为怜爱,遂封自己的兄弟五人为候,世称“一门五侯””又欲将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苟参也封侯(未果)。后来,又怜弟曼早死,将其子王莽封新都侯。其后,亲哥哥王凤被王章弹劾,王政君即命王凤“乞骸骨”,自己则“闻之垂涕,不御食”。

王莽未篡位之时,王政君也处处溺爱,甚至面对王莽改元称制,也并没有横加制止。因此,可以说,在对待自己的亲族和子嗣上,王政君非常地慈爱,乃至退让。同时,王政君又有一些强悍跋扈的性格色彩。

从出身来看,可能遗传了她母亲的一些强悍的性格因素(其母因嫉妒而与其父离异),汉成帝即位后,为巩固自身势力,王政君大肆封侯,并且大力压制汉成帝皇后许氏家族势力,先后在建始三年(BC30年)和和平元年(BC28年)以“后宫灾异论”打压许氏,并最终因无子和诅咒后宫将许氏废黜。

绥和二年,成帝去世,定陶王刘欣即汉哀帝即位,祖母和母家傅、丁两家势力增强,及元寿二年,哀帝崩,王政君立即将大权收回,“以莽为大司马,立中山王为哀帝后,是为平帝,帝年九岁,太后临朝,委政于莽”,从哀帝时期被打压的王莽因姑母的提拔地位重新稳固,王氏家族又一次崛起。

为讨王政君的欢心,王莽尊王政君其姐妹三人为广恩君、广惠君、广施君,并食汤沐邑,另外,“令太后四十车驾巡狩四郊”,姑侄二人权势达到顶峰。

二、谨慎从事,但缺乏理性

王政君以退为进,谨慎从事的办事作风多次保住了王氏家族势力。史载成帝时期,王章欲推荐中山孝王舅冯野王代替王凤,王政君听说,立即让亲哥王凤乞骸骨,向皇帝谢罪,后“上少而亲倚凤,弗忍废”,保住了王凤的地位。

汉哀帝时,傅、丁二氏排挤王氏,王政君也让王莽避帝外家,乞骸骨而退,在傅、丁氏锋芒毕露的情况下,保全了王氏势力。不过,王政君有时却显得不太机敏和缺乏理性。

汉成帝去世,其庶侄哀帝即位,与王政君无任何血缘关系,早在哀帝刘欣被立为太子时,成帝就不同意刘欣与其母家傅、丁往来,以避外戚。

可是,王政君却疏忽了这一点,她同意或是默许了刘欣与母家往来,导致了哀帝时期傅、丁二族打压王氏的局面。另一方面,王政君对王莽的篡位也没有太多警觉,一味的妇人之仁使王政君过度纵容了王莽,直到发现自己的侄子改朝换代的那一刻,才悲愤地将传国玉玺投之掷地。

三、拥有强烈的权力欲望,同时坚守底线

任何人对于权力都是向往渴望的,王政君也不例外,作为一个女性,尤其是矛盾错综复杂的在统治阶级内部,想要生存,并且不被别人压倒,就必须依靠家族势力来巩固自己的权力,毕竟谁也不能永远指望帝王一时带给的荣宠。

从汉成帝开始,王氏一族力量壮大保证了王政君的权力地位,这是她渴望得到的。另一方面,王政君对自身的定位非常清楚,她从未想过要让王氏代替汉家王朝,王莽改正朔,易服色,王政君仍然依汉家旧制。

史载王莽即位时,向太后索要传国玉玺,太后王政君怒骂之曰:“而属父子宗族蒙汉家力,富贵累世.......我汉家老寡妇,旦暮且死,欲与此玺俱葬,终不可得!”从王政君对王莽篡汉的态度来看,王政君从来没有背叛汉家的打算,仅仅把自己当做刘氏的媳妇,这一点她是比较清醒的。

三 对王政君的评价

孝元太后(即王政君)经历四世帝王,身居后位六十余年,先后扶持兄弟大封将候,把持朝政,直到王莽篡汉,王政君仍然寄希望于一玺,不愿意给王莽,妇人之仁,实在可悲!作为一个女性,王政君既不像骄恣的傅太后,又无赵氏姊妹之淫荒,可为母后中的贤者。

但就其作为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来说,她太缺乏足够的政治敏感性。其最大的失误,就是过于宠爱王莽,失之愚柔,使其罔上行私,得窃国柄,王莽了解其姑母的这个特点,因此处处哄骗,种种欺媚,把元后(王政君)玩弄于股掌之中。

据部分史家猜测,汉平帝就是王莽杀掉的,元后却没有追究,后来等到王莽迎孺子婴而元后仍然不加干涉,称“摄皇帝”、“假皇帝”而元后不问,徒怀藏一传国玺,又不想马上给王莽,这还有什么用!

妇人之仁害了王政君,也害了西汉王朝。因此历史必须要谨记这个教训,在权力和国家利益面前,谁的手软,注定要吃亏,当断则断,切不可有丝毫的犹豫。

当然,我们姑且不论一开始汉平帝到底是不是王莽所杀,将王莽篡汉的原因完全归结于王政君的“愚柔”,笔者也是不能完全认同的。

虽然王政君的“妇人之仁”一定程度上纵容了王莽,加速了王莽篡汉的进程,不过,单纯因为一个女性的性格过错就导致历史的演变,这点是不可靠的。历史事件的发生往往带有很多必然和偶然因素,我们在历史人物分析过程中要客观公正地评判,断不能以单纯的“女人误国”而错下定论。

成都市面颈部淋巴结炎医院

广东省火热亢盛医院

南昌市并发症白内障医院

南昌市舌扁桃体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