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身边从不缺女人的薛蟠为何偏偏喜欢上了黛玉

发布时间:2020-12-25 06:58:53 阅读: 来源:卷帘机厂家

身边从不缺女人的薛蟠为何偏偏喜欢上了黛玉?

这么一个“呆霸王”,坐吃着家中百万之富,不断地惹是生非。成天追求些个低级欲望,不是喝个花酒,就是聚赌嫖娼;今儿斗鸡走狗,明儿打架滋事;既好女色,又有“断袖之癖”。亲妹妹薛宝钗说他“素日恣心纵欲”、“顾前不顾后”、“天不怕,地不怕”。于薛蟠而言,这样的日子美滋滋的,他能有什么心思?

他喜欢上了林黛玉!并为此付诸行动!哎呀,黛粉们受不了了吧?先不要骂人。

第二十五回,马道婆作法,宝玉和凤姐受了魇昧。宝玉蹦起一米多高,口里乱嚷乱叫,还拿刀弄杖,寻死觅活;凤姐则手持明刀,见鸡杀鸡,见狗杀狗,见人杀人。霎时间,荣国府里被闹得人仰马翻,乱麻一般。此时,薛蟠也在人群中。他倒顾念亲情,甚至还知怜香惜玉。

“别人的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忙得薛蟠恨不能长出十双手护住家人。正在他忙得不堪之际,“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酥倒之后呢?曹公惜字无一言。留下无尽空间让情节向前发展。

从此,黛玉便留在了薛蟠心里。

粗鄙的薛蟠竟然喜欢上了黛玉?!黛玉什么人呀,绛珠仙草的化身。通身的仙气,美得不可方物。曹公直接用了十个字来描摹黛玉之美,“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就连呜咽几声,宿鸟栖鸦都惊得飞起远避,满枝春花亦凋落一地。

薛蟠还就喜欢有些仙气的女子。当初人贩子二卖香菱,薛蟠见香菱“生得不俗”,立意买她。竟喝令家奴将先买香菱的冯公子打死,扬长而去。香菱长什么样?借王夫人陪房周瑞家的嘴来说:“倒好个模样儿,竟有些像东府里容大奶奶的品格儿。”容大奶奶,即秦可卿,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她鲜艳妩媚似宝钗,风流袅娜如黛玉。秦可卿是太虚幻境警幻仙姑的妹妹,乳名兼美,意兼有黛玉宝钗两者之美。香菱长得像秦可卿,当然也就带着些飘飘仙气。

宝玉被父亲贾政暴打后,薛姨妈和宝钗都认定是薛蟠挑唆人告状的缘故,因而数落薛蟠。薛蟠赌身发誓的分辨无果后,血冲脑门,一边嚷着:“难道宝玉是天王?他父亲打他一顿,一家子定要闹几天。”“今儿越发拉上我了!既拉上,我也不怕,越性进去把宝玉打死了,我替他偿了命,大家干净。”一边抓起一根门闩就跑。

看看这薛呆子,这次的事虽不是他做的,是别人冤枉了他,让他受了亲人的数落。他本应怒火中烧之下,拿着门闩冲出去,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寻那些栽赃诬陷他的人去,怎么几句话说急了,要打死宝玉?可见他潜意识里恨过宝玉。

为什么呢?或许是妒忌宝玉?薛蟠埋怨地对宝钗说:“你只会怨我顾前不顾后,你怎么不怨宝玉外头招风惹草的那个样子!”黛玉美成那样,你宝玉还在外头处处留情呢!贪心不足的家伙,该打!我薛大爷瞅一眼就被酥晕过去的美人儿竟被你宝玉得了,该死!

薛蟠见识过的女人多了,可从没接触过黛玉如此气质的仙女。曹公用词太准确了,他绝不会将“喜欢”“吸引”之类的词用在薛蟠初见黛玉的表现上,那是对黛玉的唐突,也是对神明般黛玉的亵渎。曹公只能让薛呆子“酥倒”在地。在黛玉面前,薛蟠就该跌到尘埃中,爬到地缝里。

可薛蟠同学最是个弄性尚气的人,他绝不甘心只瞅林妹妹一眼就作罢。他心直口快,不做藏头露尾的事。薛蟠回到家,定是被黛玉冲击得迷糊了几日,定是在不知不觉中哈喇子流了一地,定是不由自主地口里念叨着林妹妹。母亲薛姨妈能看不见吗?心思缜密的妹妹宝钗能不知道吗?

直至五十七回,曹公才让薛蟠的心思暴露出来。黛玉为了自己的婚姻大事,想认薛姨妈做娘。薛姨妈到爽快应承下,宝钗赶紧阻挡,或明或暗地说了一堆话,让黛玉明白:我哥哥薛蟠看上了你,立等娶你呢!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但却是以宝钗之口道出了薛蟠之心。

宝钗先是问黛玉为什么她哥哥薛蟠还没定亲,反将邢岫烟说与薛蟠的堂弟薛蝌。黛玉认为那是因为薛蟠不在家,或者和邢岫烟的属相生日不合。宝钗笑道:“非也。我哥哥已经相准了,只等来家就定下了,也不必提出人来,我方才说你认不得娘,你细想去。”说完,宝钗就和薛姨妈挤眉弄眼儿地发笑。好个纯真的林妹妹,这才听出味来。恼羞得她一头伏在薛姨妈身上,要薛姨妈打了宝钗才解气。

就是真玩笑开到此,也该打住了吧。一向稳重平和的宝钗竟然口无遮拦,继续放料:“真个的,妈明儿和老太太求了他(指黛玉)做媳妇,岂不比外头寻的好?”对此,黛玉回宝钗的一句话说的好——“你越发疯了。”其实,这是薛蟠同学疯了。疯至连一向溺爱孩子的薛姨妈也知道这门婚事太离谱了。

薛蟠同学在家闹完以后,还有什么举措吗?有。下面两件事,薛蟠同学做的可真是出人意料。

林妹妹身体太弱了,气亏血虚,畏冷怕寒的,给妹妹配些药吧!薛蟠同学暗暗下了决心。

第二十八回,宝玉问母亲王夫人要三百六十两银子,为黛玉配一料丸药。这价钱,惊得王夫人爆粗口:“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贵还在其次,奇在方子里的药实实难寻。薛蟠再三再四地求了宝玉,搞到了药方子,花了成千的银子不说,还花了大把的时间。甚至为了药方子中的一味药——头上带过的珍珠,不惜寻到了凤姐那儿。曹公从来没说过薛蟠是为黛玉配药,可一部红楼,曹公也从来没落一句闲话,未置一处废笔。

薛蟠不可能为母亲配药,因为薛姨妈身体倍棒儿。给妹妹宝钗吗?宝钗生来带着热毒,抱座冰山还直喊热呢,怎么能吃适合林妹妹的药?给小妾香菱吗?薛蟠和母亲闹了一年,终于摆酒设宴正式纳香菱做了妾。可是不过半月功夫,就把香菱抛到脑后了。对于薛蟠同学这样的花花公子,到了手的任何好东西都不是东西。

再给林妹妹送点礼物吧。这礼物必须得击中林妹妹内心最柔软温情的地方。薛蟠同学这次送的礼物的确不一般。

薛蟠调情被柳湘莲痛打后,为躲羞,也竟然为自己的前途事业,生出出门做买卖的豪情来。走了两三千里的路程,受了四五个月的辛苦,终于回到了家。薛蟠给母亲和妹妹带了两大箱子礼物。

这两箱子捆绑的结结实实,还夹着夹板,上着锁。给母亲薛姨妈的一箱,薛蟠让小厮解绳、去板、开锁,箱子里是些绸缎绫锦洋货等家常应用之物。给妹妹宝钗的的一箱,薛蟠则笑着亲自开锁、去板、解绳。既然都是些家常用物,用得着这么仔细地捆

绑夹板上锁的吗?

原因在于,其中有几样礼物很用心,很特别。“从虎丘带来的自行人(一种会动的玩具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筋斗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这几样东西都是虎丘的特产。虎丘是苏州的风景名胜区,黛玉家可是苏州的钟鼎之家,书香之族。

原来,这些礼物是想托妹妹宝钗之手送给黛玉的呀。这个薛呆子,心细时还真不让宝玉,他真是太会买礼物了。这几样非常有趣的小玩意儿带着黛玉家乡的气息,特别能勾起儿时的记忆。特别要注意的是,薛蟠还带了一样东西,可谓大胆。“在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宝钗拿起薛蟠小像细细看了一看,又看了看他哥哥,不禁笑起来了。宝钗笑什么?她笑她秒懂哥哥的心思。薛蟠想给林妹妹送张“照片”呢。

中国有四大传统泥塑:虎丘泥塑、天津泥人张、无锡惠山泥塑、潮州浮洋泥塑。薛蟠出门做生意近半年,走个半个中国。他是偶然经过苏州,还是有意为之,曹公没有交代。但是在苏州买虎丘泥人却是有意为之。虎丘泥人非常珍贵、难做,制作的每个步骤都极其精细。给黛玉这么个飘仙绝尘的女子送礼物,一定要精细;虎丘泥人还非常耐久,能让黛玉细细品玩,长久保存。

更重要的是,虎丘泥人最大的特点是写实性极强。(薛蟠独白)“林妹妹,你从来没瞅过哥哥我一眼。你看看,哥哥我长得是不是也一表人才呢!”薛蟠只是气质猥琐了些,单看五官应该不丑。后来夏金桂的母亲乍一见薛蟠“出落的这样,又是哭,又是笑,竟比见了儿子的还胜。”薛蟠同学对自己的长相还是挺自信的嘛。

宝钗立刻行动,把哥哥带回的礼物一份份分配妥当送人。有的给送笔墨纸砚,有的给送香袋扇子香坠,有的送脂粉头油。“只有黛玉的比别人不同”薛蟠带回来给宝钗的那一箱子礼物里,除了笔墨纸砚、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胭脂花粉,就是上面说到的虎丘土物了。宝钗送给黛玉的还能是什么呢?

这些礼物到底触动了黛玉,黛玉触物伤情,既思念家乡,又伤无父母兄弟,顿时粉泪簌簌。家乡是心底里最深的眷念,是心灵的归属地,是时空上的家园。薛蟠这礼物送的情商高,黛玉心里也明白。当宝玉说:“宝姐姐送咱们东西,咱们原该谢谢去。”黛玉回宝玉说,自家姐妹了,不要弄这样的虚礼了。

“只是到了他那边,薛大哥回来了,必然告诉他些南边的古迹儿,我去听听,只当回了家乡一趟的。”这是黛玉第一次称薛蟠同学为“薛大哥”。黛玉心性任情而纯良,她不会恼薛蟠的这点小心思的,因为即便重回西方灵河岸上的三生石畔投胎,她和薛蟠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至于后来薛蟠娶的夏金桂,更多的是夏金桂的母亲看上了薛蟠,又门当户对,薛蟠又是个滥情的主儿。更重要的是夏金桂又生的花柳之姿。连宝玉见过夏金桂也感慨:“举止形容也不怪厉,一般是鲜花嫩柳,与众姐妹不差上下的人,焉的这等情性,可为奇之至极。”

薛蟠同学的求偶记到此结束。这么一个呆霸王,也曾经有过柔情之时,细腻之处。不得不搁笔叫绝曹公的妙笔生花。

杭州市不稳定型心绞痛医院

陕西省马疥医院

湖北省胃寒呕吐医院

杭州市组织液渗出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