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亚洲传媒退市红杉资本错在哪

发布时间:2021-01-20 07:59:38 阅读: 来源:卷帘机厂家

拿出真金白银帮助别人把企业包装上市,最后却被企业辜负了。损失了金钱之外,还要被公众指责,这个可怜的公司就是在投资界知名的红杉资本。

在投资界,从来只有投资传奇才会为人们津津乐道;那些最高达到70%左右的失败案例,多半都会淹没在商海大潮中而为人们所忽略。

但是这次也不能怪大家少见多怪。毕竟,这本应该是红杉资本的第一个成功案例才对。更令人尴尬的是失败的原因:居然是法律违规。说的通俗点就是违法。“这样的原因退市不但对公司本身——亚洲传媒来说是个无法面对公众的丑闻,甚至对整个中国企业都有坏影响。”业内人士愤愤地表示。

而责任仿佛就落在了红杉资本的身上,因为没人了解亚洲传媒,只是在红杉将它送到日本股市后,它才作为红杉的一个成功案例而为大家所知。

一个事实也佐证了大家的心情:在亚洲传媒被日本方面勒令限期退市后,不但肇事者,亚洲传媒CEO崔建平辞去了职务,红杉资本的主投张帆也同时辞去了亚洲传媒董事的职务。

但是红杉资本真的有错吗?还是业内的一些通用规则在某些时候也会失效,对红杉的指责,是不是可以看作大家不由自主的对资本界的一些习惯成自然的做法的反省?

投对人是个难题

8月19日,东交所结束交易后对外宣布,首家在东交所上市的中国本土企业——亚洲互动传媒股票从2008年8月20日起作为处理品种,并于9月20日被摘牌。而被摘牌的原因,据东交所中国首席代表山本秀树说:“是亚洲互动传媒的会计师事务所拒绝为其2007年年报出具审计意见”。

事实上,这个审计意见无法出具的背后原因是:亚洲互动传媒的创始人、CEO崔建平擅自将其全资子公司北京宽视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银行(601988行情,爱股,资讯)的1.069亿人民币定期存款,为第三方企业北京海豚科技发展公司的债务做担保。

“这属于严重的法律违规行为。”业内人在惊叹之余,称对崔建平的做法无法理解。而东京交易所亦表示将追究相关人士的法律责任。

无法得知崔建平现在会不会后悔,但是可以确知的是,站在亚洲互动传媒背后的11家投资人绝对是追悔莫及。原本在上市后,他们都可以成功退出的。

据了解,亚洲传媒股价的最高点曾经一度达到2055日元,而退市的消息传出后,跌得只剩5日元了。11家投资者中,只有最大的投资者红杉资本在今年5月套现了1.34%的股份。包括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NTT移动通讯公司在内的其他10家股东都没有股权转让的历史记录。

红杉虽然套现了一部分,但依然以9.19%的股份作为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创办人崔建平,持有36.65%的股份。

“无法理解崔建平的行为,既害人又害已,这让投资人无语。”一位投资人的话道出了所有投资者的心声。事实上他们确实无话可说,“投人”一直以来被作为成熟的投资理念为所有业内人士所信奉。

但是今天,问题恰恰就出在人身上。如果红杉资本当初认真考查的除了公司基本面之外,还曾经研究过崔建平的品行,这次事件也许就可以避免。但是很明显,他们忽视了对所投的人的考查。因为此前,崔建平在国内就曾多次有过与他有关的公司资金莫名其妙来去甚至不见的事件。

以至于互联网知名评论人洪波尖锐地指出:很多VC喜欢投那些有背景、有能量的所谓能人,他们更关注这种能人赚钱、成事的能力,而不是创新、引领产业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人品、人格、创新等因素,就不再被重视,VC不再是引导创新、投资未来的动力,而沦落为以赚钱为起点,以赚钱为终点的纯赚钱游戏。“只要能成功退出,我相信他们可能连毒品都敢投。”相反,很多潜在的产业创新领袖,很可能由于缺乏必要的背景、关系、能量,而得不到VC的认可。亚洲互动传媒的退市,最值得VC反省的地方应该在这里。

据了解,在VC界通常的做法是,基金里面可能一两个人懂财务,只是简单翻一翻人家的账,然后做个审计,大概就能够把这个事弄个七七八八。而不像PE,会比较详细的对每笔收入、费用和成本做调查。因为尽职调查包括的范围非常广,工作量非常大。比如财务尽职调查、商务尽职调查、法律尽职调查,等等。所以不可能每个案子都做得很详尽。而且往往留给投资商的时间也不多,可能几个月就要决定下来,所以这也让尽职调查很难做到尽职。

投资之后的弱势地位

“我们VC投了一个公司以后,其实就处在一个比较弱势的状态。”一位资深VC的观点得到业内很多同行的认可。

就亚洲传媒这个案子来看,作为投资方,红杉以及其他资本并没有派出自己的人在亚洲传媒担任重要职务。张帆担任的董事一职,其实有点像虚衔,并不能真正起到监督管理的作用。

因为按照国内VC界的惯例,VC都会在自己主投的项目上担任董事一职,其实多半属于挂名,因为一个VC可能投了五六个甚至更多的公司,他都是董事,怎么可能管得过来呢?据了解,张帆在任亚洲传媒董事期间,就同时担任几个公司的董事,包括点视传媒、依格斯医药研发、潞宝新能源(000690行情,爱股,资讯)、卓胜微电子、华瑞同康医疗技术以及悠视网等单位的董事。

在美国情况则完全不同:所投公司一旦上市,VC多半会立刻辞掉上市公司董事的职位,因为如果不辞,不但套现股票等有诸多限制,在公司出现问题时,董事要负连带责任。而此次张帆在亚洲传媒出事后离开董事的职位,最大的可能就是为了避免被追究连带责任。

而在亚洲互动传媒的投资中,没有委派CFO被认为是投资人的一大失误。但是赛富基金合伙人羊东却不认为这是投资人的错:“因为在业内,哪个基金也没有那么多的CFO可以派驻到所投企业中去,所以大家通常会在市场上招聘CFO,但是也不能保证一定在短时间内招到合适的。而且如果企业本身就已经有CFO了,投资方也不会执意要求撤换。”

而对于监管的责任、系统完善的责任,羊东认为不应该只去责怪投资商,也要问问上市的监管机制到底起什么作用?

甚至羊东认为会计师都应该有责任,“因为在一个公司上市之前的审计,包括系统的建设应该是已经很细了。所以我也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的系统能够通过上市的要求。但是无论如何,这事大家不应该对基金过多苛责,他们只是一个出钱的人,只是一个股东,不是管理层,也没有任何法律的义务去做什么事。”

中伦金通律师赖继红也指出,法律文件做得再漂亮,如果不能执行也是枉然。比如说投资人委派的CFO,哪怕每天都核对对账单,但如果高管挪用的资金不从应收账户走,就还会有问题。

羊东也很无奈地称,这种事情没有办法完全规避,如果你遇到一个骗子,就有可能被骗,无论你多么严密,所谓风险投资,风险永远是无法回避的本质。

剑魂榜手游

战国纪官方版

围攻大菠萝